您的位置:逍遥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我来自缪星 > 第806章 站长

第806章 站长

作品:我来自缪星 作者:边城 浪子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最新网址:.</>松擎飞船很快从入港连接空道飘进来,稳稳的降落在广场上。

    连接舱打开,自动扶梯放下,一个身着帝**服、气宇轩昂的光头男慢慢走了下来,一边走还一边扭动着脖子,貌似在活动关节。

    他的确身材魁梧、孔武有力,但也面目凶恶,通过那扭脖子的动作来看,感觉就是气焰嚣张之徒。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远处的丁蒙和站长,轻蔑的目光似乎没把这两个人当回事,然后才扭头朝船上喊道:“妞,下来吧,这儿没事儿,我带你进去玩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站长差点吐血,还尼玛以为来了个什么牛皮哄哄的人物,看样子像是个二流子,带着自己的情人来逛街吗?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?酒吧?还是夜店?

    扶梯上很快出现一个女孩儿的身影,这年轻女孩个头还有点高,身上均是是花花绿绿的丝带装束,头发染成了红色,脸上浓妆艳抹似乎涂了一层厚厚的粉,整一个杀马特造型。

    光头男一看见女孩儿脸上就露出了微笑,口气也变得温柔起来:“小心点,别摔着了。”

    他竟小心翼翼的扶着女孩儿走了下来,站长虽然有点不屑,但也深知来者不善,他长吸了一口气,主动迎上前:“你好,不知贵客是军方哪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就被光头男粗暴的打断了:“闭嘴!”

    站长登时愕然。

    光头男瞪眼怒道:“你是个什么玩意?老子都还没有问你,你居然敢问老子,滚!”

    站长估计是被他骂懵了,一时间居然都没有答上话来。

    光头男搂着女孩慢慢走向升降机入口,站长忍不住出了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光头男扭头道:“干什么?发羊癫疯啊?”

    站长冷冷的说道:“阁下若是不表明身份、告知来意,恕我难以放行。”

    “放行?”光头男气得笑了,“你是个什么东西?老子还需要你放行吗?垃圾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饶是站长好涵养,还是被对方气着了。

    平时与他打交道的都是素质极高的人物,哪层见过如此粗俗嚣张的二流子。

    站长也不废话了,突然拉出一道残像直飙对方侧翼,用的居然也是丁蒙一样的手刀。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,手刀切在光头男扬起的小臂上。

    光头男站着没动,反倒是站长被震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就尼玛这样的水平还敢来拦劳资的路,真是废物!”光头男不屑的啐道,结果转头又对女孩儿微笑,“呵呵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女孩眼中透着崇拜之色:“刘哥你好厉害,到哪里都可以横着走。”

    刘哥忍不住眉开眼笑:“必须滴!”

    站长忽然冷静了下来,他以为碰到了一个二愣子,没想对方居然是个猛人。

    其实站长不弱,在丁蒙的感知中,站长至少有70亿以上的源能指数,介于中级战圣与高级战圣之间,而且走的还是刺客路线,但那刘哥一挡手就能逼退他,委实也不能小看。

    这时刘哥护在女孩身前,表情终于严肃了起来:“妞你回飞船那边去!”

    女孩眨了眨眼睛,还是乖乖的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站长身上的气息骤然急升,他把手刀缓缓的扬起。

    “铮”的一声,手腕下弹出来一截笔直精细的利刃,看上去像一根锋利发亮的钢针,但他眼中的光芒更炽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站长这次拉出来的不是残像,而是六个一模一样的分身,分身的速度已经无法形容了,完全就是六张纸片围着刘哥“唰唰唰”的乱切。

    那刘哥也不是省油的灯,居然站在原地双掌飞速的挥舞,他这种站桩式的应对居然招架得从容不迫、滴水不露,丁蒙看出来了,刘哥是纯正的刚体系坚甲类源能者,和屠夫的路数差不多,全身上下都坚硬如铁。

    站长的快攻眨眼间就是几十个回合过去,奈何钢针连人家衣角都没沾到。

    忽然间六个分身从四面八方收拢合成一个,站长整个人轻飘飘的掠出,正面一掌拍向刘哥,这一次的速度就可以用龟速来形容,但刘哥的脸色却很凝重,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人才知道,有时候越慢的路数就越是可怕。

    果然,站长的镜像飘到刘哥面前就黯淡了,真身却是在刘哥背后出现。

    刘哥经验十分老道,他都没有转身,反手一掌朝后切出,他要抢在钢针之前把站长切飞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手掌急速切过空气,由于速度太快似乎都产生了音爆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刘哥的心沉了下去,背后的站长也不是真身,同样是一个镜像,真身仍然停留在他面前,这不是他的判断出现了失误,而是这真真假假的镜像分明是某种秘典,根本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嗤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钢刺终于刺入了血肉之中。

    站长的动作很飘逸,这是一个卧佛拜天的姿势,他单脚着地、身子后仰,扬起的手掌倒扣在刘哥拍出来手掌上,钢针就是从掌心处钻入,穿透了整条手臂。

    刘哥受到了重击整个身躯似乎已被麻痹,呆在原地不动了,接下来站长另一只脚扬起朝后倒踢,精确无误的踢在刘哥天灵盖上,靴尖突然也弹出来一根钢针,直接没入刘哥大脑。

    刘哥身子晃了晃,然后轰然倒地,硕大的身躯倒在地上那是再也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站长慢慢的站直了身躯,缓缓的起身,望着地上的尸体不屑的说道:“这里,可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丁蒙忽然叹了口气:“晚了!”

    站长一时间也没听清楚,不知道丁蒙说的是晚了,还是完了,不过丁蒙叹的这一声立即让他警觉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男朋友倒下了,女孩儿应该非常惶恐才对,谁知对面的女孩儿笑吟吟的望着他: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杀害军方的要员。”

    站长终于感到了不对,他眯起眼睛:“小姑娘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女孩儿收起了笑容,露出了冰冷的脸色:“戴金胜,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站长反而露出了惶恐的表情,他甚至都惶恐得后退了几步,戴金胜显然就是他的真名,这本是他最大的秘密,谁知被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儿随口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站长冷冷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女孩儿叹息道:“戴金胜,你本是我们帝国很优秀的边境驻防官,虽说你没有立下什么战功,可是你一直以来兢兢业业,驻守在通往沃垩星系的边防线上,一呆就是上百年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做隐锋的走狗?”

    她能说出这些,站长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,他咬牙道:“我没有战功?笑话,第一批进入沃垩星系开疆拓土的将士就是我,最先发现雨林系的人也是我,胡铭那个狗官抢了我的功劳,霸占了我的太太,把我发配在边境线上,让我一百年回不了家,你们军方就是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女孩儿怔住了,丁蒙也怔住了,这其中居然还这样的隐情。

    女孩儿正色道:“但这不是你叛逃去隐锋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站长眼中露出了怨毒之色,他嘶吼着:“我向军事法庭的长官告发,长官不但不调查胡铭那个狗杂种,反而劝我息事宁人,我四处求告无门,我的太太后来还被迫改了嫁,和那个狗杂种生了个女儿,孽种都40岁啦,这口气换你你咽得下去?”

    女孩儿沉默着,道:“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你放弃抵抗,跟我回到帝国,配合帝国的调查,军方会给你一个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站长仰头大笑,那笑声像是在哭,“你们放的这些屁为什么还是老一套?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,胡铭现在已经是舰队指挥,少将军衔,帝国会把驻在一线的少将就地正法?”

    女孩儿长吸一口气:“相信我,只要证据确凿,军事法庭不会对任何罪犯法外开恩的。”

    站长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:“哈哈哈,我相信了你们多少次,又求了你们多少次,你们每次都是这么说,可怜我太太过去了一百年现在都被蒙在鼓里,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诺星告诉她真相,可是军方那一次把我恶意扔在沃垩星系,如果不是老大及时救了我,我早就被青蛙们分尸了,你现在还有逼脸说这种话?”

    女孩儿面色一沉:“你的意思就是冥顽不灵、顽抗到底了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站长大怒。

    女孩儿叹了口气:“罢了!”

    丁蒙忽然开口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丁蒙能说出这两个字,实则是对站长仁至义尽了,他对隐锋的成员没有好感,但这个站长至始至终对他都是笑脸相迎,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何况丁蒙也同情这个男人的遭遇,所以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然而已经来不及了,本是倒在地上的死人刘哥突然一跃而起,闪电般一掌拍中了站长的胸口,站长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刘哥又一记托马斯回旋踢踢出,站长的后背撞在了钢板上,一缕白色的血液从口中溢出。

    他可能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但丁蒙却是眼睛雪亮,刘哥的第一掌就将钉入手臂中的钢针反推入了站长的心脏,同时另外一根钢针从他天灵盖上迸出,被一脚扫出后变向,从他额心钻入,直刺大脑,最后把他钉死在钢板上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刘哥一直在装死,真实实力是刚体兼生化两系双修的高手。

    站长的气息当场断绝,身体再无半分生气,尸体是坐在地上的,眼睛睁得老大,他的眼中没有怀疑、也没有恐惧,有的只是一种深邃的悲哀之色。

    他苟活了这么多年,一直期望通过隐锋回到帝国,但是现在,他的心死了,因为他永远也回不去了,而且最终他还是死在了军方的手上,这人生中的宿命,他终究是没能摆脱。

    丁蒙慢慢的走到墙角边,伸手抚过站长的面容:“安息吧!”

    站长的眼睛终于彻底合上了!</>
推荐阅读: 千门邪少 全球缉捕:邪魅帝少PK逆天狂妻 黑客 萌娘守护者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我家的大明郡主 万贞儿传 龙家老村 超位面穿行 爆宠萌货:灰狼BOSS绵羊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