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逍遥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极品美女老婆 > 第3718章紫衣复原

第3718章紫衣复原

作品:我的极品美女老婆 作者:我自对天笑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蓝紫衣一连说了三个太好,足可见她心中的欢喜。当年正是她让小龙去赴死来结束轮回的,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。如今小龙还在人间,她又怎能不喜呢?

    “这一切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蓝紫衣回过神后,问。在她的记忆深处里,乃是他们这群人全部被抓了。

    陈扬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便将所有的事情原委说了出来,他说到了那些人的背叛,说到了他们被抓,但他并没有说被百炼声凌。辱。也说到了明。慧被杀等等!

    说到明。慧的时候,陈扬眼中难掩悲痛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一桩事情接着一桩事情,都没有时间来为明。慧哀悼。

    陈扬也讲了他的突破,讲了这次反杀出来,与天尊再次交手,包括陈无极和小龙前来相助。

    蓝紫衣这才注意到陈无极这个人,便问陈无极到底是谁?

    陈扬就讲了陈无极的事情始末,蓝紫衣听后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陈扬不忘提醒蓝紫衣:“待会看见陈无极,可别太吃惊。”

    蓝紫衣一笑,道:“我有心理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小龙也跟蓝紫衣讲了如何寻来。

    蓝紫衣打断小龙,道:“小家伙,不要叫我紫衣姐姐,乱了辈分,知道吗?我和你。爸爸称个同辈,都算是很掉份了。结果你喊我姐姐,喊他爸爸,你是欠揍吗?”

    小龙嘻嘻一笑,道:“那我喊你?”

    “也喊干妈!”陈扬说道。

    小龙眼神顿时一黯,却是想起了乔凝。陈扬和蓝紫衣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乔凝。

    蓝紫衣宽慰小龙,道:“别太伤心,乔凝很有可能也转世成功了。只是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她到底身在何处而已。”

    小龙抬起头,道:“干妈一定吉人天相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陈扬也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小龙接下来也认了蓝紫衣为干妈,它虽然活了不少岁数,但心性却还是非常单纯。

    如此之后,陈扬让小龙先出去,他要继续为蓝紫衣疗伤。

    小龙听话的离开。

    待小龙走后,陈扬道:“这次能把你救回来,多亏了陈无极的永恒果实。但是你的生命本源还是没有恢复好,我们来灵修,帮你先修复生命本源。”

    蓝紫衣点头,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当下,两人在床上盘膝相对而坐,接着双掌互抵一起。

    法力很快互融,接而灵修成功。

    陈扬将之前准备的血果,以及其他的丹药迅速吸纳。在阴阳法力的帮助下,这些药力融入到蓝紫衣的身体里面,很快就按照意愿转化为生命本源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蓝紫衣的生命本源终于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但是之前在和天尊相斗的时候,以灵修状态下损失的生命本源却还是无法补充完整。

    陈扬倒也不急了,如今能恢复成这模样,那已经是天之大幸了。

    他打算等陈无极恢复好后,再薅点他的羊毛,试试用永恒果实,看是否能修复那生命本源。陈扬又叮嘱蓝紫衣,道:“下次不要再这样燃烧生命本源了,你不知道你这次有多危险,要是你这次真的没有救回来,你让我以后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蓝紫衣苦笑,道:“当时以为咱们都要完蛋了,那里还顾得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总之你得答应我,不要再用生命本源了。”

    蓝紫衣道:“好,答应你!”

    答应的很是随意,显然是口不对心。

    陈扬也是有些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接下来,蓝紫衣继续盘膝打坐以养精神。

    在她恢复之后,陈扬的心也就没那么急了。无忧教的麻烦是要找的,但不用那么急迫。

    他还问起蓝紫衣关于天阙星珠的事情。

    蓝紫衣告诉陈扬,天阙星珠被她在关键时候藏入落魄之桥的一处机关里面。没有她来施展大轮回术,外人绝不可能发现其中奥妙。陈扬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无忧教的人没有揪出天阙星珠。

    如今落魄之桥还在无忧教里,这落魄之桥是必须要取回来的。

    陈扬心情好了之后,也就有时间来处理其他的一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先去关注了天奴等人的伤势,他们元气大损,还是需要一些灵丹妙药和静养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陈扬将他们召集到了一个隐秘的房子里说话。

    众人到齐之后,陈扬让众人落座。

    他自个也坐下后,便说道:“我的元气已经全部恢复了,另外,明知夏也恢复了。我们还有两个帮手,他们一个叫做陈无极,一个叫做小龙。都是我的生死至交,而且他们拥有不死之躯。也就是说,到了此时此刻,我们的安全是能够得到保证的。而且,在不久之后,我们会主动攻进无忧教里面去... 教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要么是在受尽折磨,要么就是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大变,转而有利,如何能够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至于陈无极和小龙的来历等等,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。”陈扬接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扬有许多隐秘,所以也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天奴听到陈扬讲了要反攻无忧教,他并不知道渊龙已经逃走,忍不住向陈扬道:“大人,渊龙这人其实并不算坏。只是太过惜命,如果他不幸被咱们抓了,还望大人您能给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,道:“天奴,老实说,渊龙这次的背叛让我很是恼火。我先前就想过了,你渊龙不是怕死吗?找机会我就将你永镇黑暗之中,让你以后想求死都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天奴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渊龙于属下有知遇之恩,救命之恩。请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天奴,你不用多说什么。你的任何请求,我都没办法拒绝。渊龙被我吓了几句,直接跑了。以后我不会找他麻烦!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怔,随后也是苦笑,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……”顿了顿,又正色道: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陈扬扫视众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将大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原本是想带大家能过的更体面一些,却没想到……尤其是明。慧,明。慧受我所累,牺牲了性命。若是可以,我宁愿他活着背叛我,也不愿意他因为要忠诚于我而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明。慧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之后,陈扬又跟大哥师北落单独聊了会。

    师北落知道陈扬心有愧疚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是结拜的兄弟,以后不管怎样,大哥都会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陈扬颇为感动,内心深处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拢他而结拜,结果真的收获了这样的一位挚友。

    和师北落聊完后,陈扬与天奴也单独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向天奴说道:“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大想的通,为什么你会这样一根筋的跟着我。我身上的确有很多可以的地方,不是吗?你不怕跟错人?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,而且,你背叛我,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背叛。因为当初你跟着我就是一种交易……胁迫。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笑,道:“但是大人从未将我当做外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扬一怔,接而颇为感慨,道:“我一直认为,待人于诚,方可收获真诚。若我一开始就对你百般戒备,那我不可能获得你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准确的说,我看准了大人您,我认为您是一个君子。您的才华和品行让我决定一生追随,至死无悔!”

    陈扬大为感动,随后想起一事,便道:“天奴,你怀疑过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天奴一呆,却是没想到陈扬会问这个问题。沉默半晌后,颇为尴尬的笑笑,道:“说实话,怀疑过!”

    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感谢你的坦诚。”说罢之后又道:“为什么从来不问我?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大人,您不是一个坏人。我认为您不说是有您的道理,而且,您不会陷我们这些人于不仁不义中。我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您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陈扬顿时动容,一字字道:“天奴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。还有,我的确不会让你们难做,更不会让你们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天奴一笑,道:“所以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在和天奴聊完之后,陈扬又找了渊飞和剑霜一趟。渊飞和剑霜最是单纯,也对陈扬最是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所以,倒也不用陈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和樱雪妃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樱雪妃,走到这一步,什么感觉?

    樱雪妃一笑,道:“想问我是否后悔?”

    陈扬笑笑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到这个地步了,还问这种问题?这我可有些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尴尬,道:“的确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其实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显得有些累赘了。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明白樱雪妃的心思,自己帮她解决了樱家之事后,两人的友谊就已经非常牢固了。其他的,确实不必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完之后,陈扬觉得心情更为舒畅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眼下忙虽然帮不了多少。但不管怎样,人家是拿着性命在跟着自己的,所以,必要的心理按。摩等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随后,陈扬去找了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以来,他和陈无极聊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些日子来,满心满眼都是蓝紫衣,其他的事情,他基本都没有关心和在乎过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要找天奴等人聊天的原因,不能寒了他们的心。教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要么是在受尽折磨,要么就是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大变,转而有利,如何能够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至于陈无极和小龙的来历等等,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。”陈扬接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扬有许多隐秘,所以也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天奴听到陈扬讲了要反攻无忧教,他并不知道渊龙已经逃走,忍不住向陈扬道:“大人,渊龙这人其实并不算坏。只是太过惜命,如果他不幸被咱们抓了,还望大人您能给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,道:“天奴,老实说,渊龙这次的背叛让我很是恼火。我先前就想过了,你渊龙不是怕死吗?找机会我就将你永镇黑暗之中,让你以后想求死都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天奴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渊龙于属下有知遇之恩,救命之恩。请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天奴,你不用多说什么。你的任何请求,我都没办法拒绝。渊龙被我吓了几句,直接跑了。以后我不会找他麻烦!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怔,随后也是苦笑,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……”顿了顿,又正色道: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陈扬扫视众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将大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原本是想带大家能过的更体面一些,却没想到……尤其是明。慧,明。慧受我所累,牺牲了性命。若是可以,我宁愿他活着背叛我,也不愿意他因为要忠诚于我而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明。慧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之后,陈扬又跟大哥师北落单独聊了会。

    师北落知道陈扬心有愧疚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是结拜的兄弟,以后不管怎样,大哥都会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陈扬颇为感动,内心深处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拢他而结拜,结果真的收获了这样的一位挚友。

    和师北落聊完后,陈扬与天奴也单独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向天奴说道:“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大想的通,为什么你会这样一根筋的跟着我。我身上的确有很多可以的地方,不是吗?你不怕跟错人?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,而且,你背叛我,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背叛。因为当初你跟着我就是一种交易……胁迫。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笑,道:“但是大人从未将我当做外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扬一怔,接而颇为感慨,道:“我一直认为,待人于诚,方可收获真诚。若我一开始就对你百般戒备,那我不可能获得你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准确的说,我看准了大人您,我认为您是一个君子。您的才华和品行让我决定一生追随,至死无悔!”

    陈扬大为感动,随后想起一事,便道:“天奴,你怀疑过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天奴一呆,却是没想到陈扬会问这个问题。沉默半晌后,颇为尴尬的笑笑,道:“说实话,怀疑过!”

    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感谢你的坦诚。”说罢之后又道:“为什么从来不问我?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大人,您不是一个坏人。我认为您不说是有您的道理,而且,您不会陷我们这些人于不仁不义中。我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您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陈扬顿时动容,一字字道:“天奴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。还有,我的确不会让你们难做,更不会让你们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天奴一笑,道:“所以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在和天奴聊完之后,陈扬又找了渊飞和剑霜一趟。渊飞和剑霜最是单纯,也对陈扬最是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所以,倒也不用陈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和樱雪妃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樱雪妃,走到这一步,什么感觉?

    樱雪妃一笑,道:“想问我是否后悔?”

    陈扬笑笑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到这个地步了,还问这种问题?这我可有些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尴尬,道:“的确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其实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显得有些累赘了。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明白樱雪妃的心思,自己帮她解决了樱家之事后,两人的友谊就已经非常牢固了。其他的,确实不必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完之后,陈扬觉得心情更为舒畅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眼下忙虽然帮不了多少。但不管怎样,人家是拿着性命在跟着自己的,所以,必要的心理按。摩等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随后,陈扬去找了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以来,他和陈无极聊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些日子来,满心满眼都是蓝紫衣,其他的事情,他基本都没有关心和在乎过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要找天奴等人聊天的原因,不能寒了他们的心。教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要么是在受尽折磨,要么就是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大变,转而有利,如何能够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至于陈无极和小龙的来历等等,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。”陈扬接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扬有许多隐秘,所以也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天奴听到陈扬讲了要反攻无忧教,他并不知道渊龙已经逃走,忍不住向陈扬道:“大人,渊龙这人其实并不算坏。只是太过惜命,如果他不幸被咱们抓了,还望大人您能给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,道:“天奴,老实说,渊龙这次的背叛让我很是恼火。我先前就想过了,你渊龙不是怕死吗?找机会我就将你永镇黑暗之中,让你以后想求死都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天奴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渊龙于属下有知遇之恩,救命之恩。请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天奴,你不用多说什么。你的任何请求,我都没办法拒绝。渊龙被我吓了几句,直接跑了。以后我不会找他麻烦!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怔,随后也是苦笑,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……”顿了顿,又正色道: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陈扬扫视众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将大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原本是想带大家能过的更体面一些,却没想到……尤其是明。慧,明。慧受我所累,牺牲了性命。若是可以,我宁愿他活着背叛我,也不愿意他因为要忠诚于我而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明。慧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之后,陈扬又跟大哥师北落单独聊了会。

    师北落知道陈扬心有愧疚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是结拜的兄弟,以后不管怎样,大哥都会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陈扬颇为感动,内心深处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拢他而结拜,结果真的收获了这样的一位挚友。

    和师北落聊完后,陈扬与天奴也单独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向天奴说道:“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大想的通,为什么你会这样一根筋的跟着我。我身上的确有很多可以的地方,不是吗?你不怕跟错人?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,而且,你背叛我,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背叛。因为当初你跟着我就是一种交易……胁迫。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笑,道:“但是大人从未将我当做外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扬一怔,接而颇为感慨,道:“我一直认为,待人于诚,方可收获真诚。若我一开始就对你百般戒备,那我不可能获得你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准确的说,我看准了大人您,我认为您是一个君子。您的才华和品行让我决定一生追随,至死无悔!”

    陈扬大为感动,随后想起一事,便道:“天奴,你怀疑过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天奴一呆,却是没想到陈扬会问这个问题。沉默半晌后,颇为尴尬的笑笑,道:“说实话,怀疑过!”

    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感谢你的坦诚。”说罢之后又道:“为什么从来不问我?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大人,您不是一个坏人。我认为您不说是有您的道理,而且,您不会陷我们这些人于不仁不义中。我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您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陈扬顿时动容,一字字道:“天奴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。还有,我的确不会让你们难做,更不会让你们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天奴一笑,道:“所以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在和天奴聊完之后,陈扬又找了渊飞和剑霜一趟。渊飞和剑霜最是单纯,也对陈扬最是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所以,倒也不用陈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和樱雪妃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樱雪妃,走到这一步,什么感觉?

    樱雪妃一笑,道:“想问我是否后悔?”

    陈扬笑笑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到这个地步了,还问这种问题?这我可有些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尴尬,道:“的确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其实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显得有些累赘了。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明白樱雪妃的心思,自己帮她解决了樱家之事后,两人的友谊就已经非常牢固了。其他的,确实不必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完之后,陈扬觉得心情更为舒畅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眼下忙虽然帮不了多少。但不管怎样,人家是拿着性命在跟着自己的,所以,必要的心理按。摩等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随后,陈扬去找了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以来,他和陈无极聊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些日子来,满心满眼都是蓝紫衣,其他的事情,他基本都没有关心和在乎过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要找天奴等人聊天的原因,不能寒了他们的心。教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要么是在受尽折磨,要么就是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大变,转而有利,如何能够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至于陈无极和小龙的来历等等,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。”陈扬接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扬有许多隐秘,所以也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天奴听到陈扬讲了要反攻无忧教,他并不知道渊龙已经逃走,忍不住向陈扬道:“大人,渊龙这人其实并不算坏。只是太过惜命,如果他不幸被咱们抓了,还望大人您能给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,道:“天奴,老实说,渊龙这次的背叛让我很是恼火。我先前就想过了,你渊龙不是怕死吗?找机会我就将你永镇黑暗之中,让你以后想求死都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天奴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渊龙于属下有知遇之恩,救命之恩。请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天奴,你不用多说什么。你的任何请求,我都没办法拒绝。渊龙被我吓了几句,直接跑了。以后我不会找他麻烦!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怔,随后也是苦笑,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……”顿了顿,又正色道: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陈扬扫视众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将大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原本是想带大家能过的更体面一些,却没想到……尤其是明。慧,明。慧受我所累,牺牲了性命。若是可以,我宁愿他活着背叛我,也不愿意他因为要忠诚于我而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明。慧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之后,陈扬又跟大哥师北落单独聊了会。

    师北落知道陈扬心有愧疚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是结拜的兄弟,以后不管怎样,大哥都会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陈扬颇为感动,内心深处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拢他而结拜,结果真的收获了这样的一位挚友。

    和师北落聊完后,陈扬与天奴也单独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向天奴说道:“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大想的通,为什么你会这样一根筋的跟着我。我身上的确有很多可以的地方,不是吗?你不怕跟错人?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,而且,你背叛我,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背叛。因为当初你跟着我就是一种交易……胁迫。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笑,道:“但是大人从未将我当做外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扬一怔,接而颇为感慨,道:“我一直认为,待人于诚,方可收获真诚。若我一开始就对你百般戒备,那我不可能获得你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准确的说,我看准了大人您,我认为您是一个君子。您的才华和品行让我决定一生追随,至死无悔!”

    陈扬大为感动,随后想起一事,便道:“天奴,你怀疑过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天奴一呆,却是没想到陈扬会问这个问题。沉默半晌后,颇为尴尬的笑笑,道:“说实话,怀疑过!”

    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感谢你的坦诚。”说罢之后又道:“为什么从来不问我?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大人,您不是一个坏人。我认为您不说是有您的道理,而且,您不会陷我们这些人于不仁不义中。我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您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陈扬顿时动容,一字字道:“天奴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。还有,我的确不会让你们难做,更不会让你们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天奴一笑,道:“所以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在和天奴聊完之后,陈扬又找了渊飞和剑霜一趟。渊飞和剑霜最是单纯,也对陈扬最是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所以,倒也不用陈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和樱雪妃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樱雪妃,走到这一步,什么感觉?

    樱雪妃一笑,道:“想问我是否后悔?”

    陈扬笑笑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到这个地步了,还问这种问题?这我可有些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尴尬,道:“的确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其实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显得有些累赘了。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明白樱雪妃的心思,自己帮她解决了樱家之事后,两人的友谊就已经非常牢固了。其他的,确实不必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完之后,陈扬觉得心情更为舒畅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眼下忙虽然帮不了多少。但不管怎样,人家是拿着性命在跟着自己的,所以,必要的心理按。摩等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随后,陈扬去找了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以来,他和陈无极聊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些日子来,满心满眼都是蓝紫衣,其他的事情,他基本都没有关心和在乎过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要找天奴等人聊天的原因,不能寒了他们的心。教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要么是在受尽折磨,要么就是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大变,转而有利,如何能够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至于陈无极和小龙的来历等等,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。”陈扬接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扬有许多隐秘,所以也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天奴听到陈扬讲了要反攻无忧教,他并不知道渊龙已经逃走,忍不住向陈扬道:“大人,渊龙这人其实并不算坏。只是太过惜命,如果他不幸被咱们抓了,还望大人您能给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,道:“天奴,老实说,渊龙这次的背叛让我很是恼火。我先前就想过了,你渊龙不是怕死吗?找机会我就将你永镇黑暗之中,让你以后想求死都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天奴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渊龙于属下有知遇之恩,救命之恩。请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天奴,你不用多说什么。你的任何请求,我都没办法拒绝。渊龙被我吓了几句,直接跑了。以后我不会找他麻烦!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怔,随后也是苦笑,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……”顿了顿,又正色道: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陈扬扫视众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将大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原本是想带大家能过的更体面一些,却没想到……尤其是明。慧,明。慧受我所累,牺牲了性命。若是可以,我宁愿他活着背叛我,也不愿意他因为要忠诚于我而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明。慧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之后,陈扬又跟大哥师北落单独聊了会。

    师北落知道陈扬心有愧疚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是结拜的兄弟,以后不管怎样,大哥都会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陈扬颇为感动,内心深处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拢他而结拜,结果真的收获了这样的一位挚友。

    和师北落聊完后,陈扬与天奴也单独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向天奴说道:“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大想的通,为什么你会这样一根筋的跟着我。我身上的确有很多可以的地方,不是吗?你不怕跟错人?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,而且,你背叛我,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背叛。因为当初你跟着我就是一种交易……胁迫。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笑,道:“但是大人从未将我当做外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扬一怔,接而颇为感慨,道:“我一直认为,待人于诚,方可收获真诚。若我一开始就对你百般戒备,那我不可能获得你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准确的说,我看准了大人您,我认为您是一个君子。您的才华和品行让我决定一生追随,至死无悔!”

    陈扬大为感动,随后想起一事,便道:“天奴,你怀疑过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天奴一呆,却是没想到陈扬会问这个问题。沉默半晌后,颇为尴尬的笑笑,道:“说实话,怀疑过!”

    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感谢你的坦诚。”说罢之后又道:“为什么从来不问我?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大人,您不是一个坏人。我认为您不说是有您的道理,而且,您不会陷我们这些人于不仁不义中。我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您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陈扬顿时动容,一字字道:“天奴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。还有,我的确不会让你们难做,更不会让你们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天奴一笑,道:“所以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在和天奴聊完之后,陈扬又找了渊飞和剑霜一趟。渊飞和剑霜最是单纯,也对陈扬最是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所以,倒也不用陈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和樱雪妃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樱雪妃,走到这一步,什么感觉?

    樱雪妃一笑,道:“想问我是否后悔?”

    陈扬笑笑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到这个地步了,还问这种问题?这我可有些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尴尬,道:“的确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其实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显得有些累赘了。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明白樱雪妃的心思,自己帮她解决了樱家之事后,两人的友谊就已经非常牢固了。其他的,确实不必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完之后,陈扬觉得心情更为舒畅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眼下忙虽然帮不了多少。但不管怎样,人家是拿着性命在跟着自己的,所以,必要的心理按。摩等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随后,陈扬去找了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以来,他和陈无极聊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些日子来,满心满眼都是蓝紫衣,其他的事情,他基本都没有关心和在乎过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要找天奴等人聊天的原因,不能寒了他们的心。教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要么是在受尽折磨,要么就是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大变,转而有利,如何能够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至于陈无极和小龙的来历等等,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。”陈扬接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扬有许多隐秘,所以也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天奴听到陈扬讲了要反攻无忧教,他并不知道渊龙已经逃走,忍不住向陈扬道:“大人,渊龙这人其实并不算坏。只是太过惜命,如果他不幸被咱们抓了,还望大人您能给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,道:“天奴,老实说,渊龙这次的背叛让我很是恼火。我先前就想过了,你渊龙不是怕死吗?找机会我就将你永镇黑暗之中,让你以后想求死都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天奴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渊龙于属下有知遇之恩,救命之恩。请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天奴,你不用多说什么。你的任何请求,我都没办法拒绝。渊龙被我吓了几句,直接跑了。以后我不会找他麻烦!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怔,随后也是苦笑,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……”顿了顿,又正色道: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陈扬扫视众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将大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原本是想带大家能过的更体面一些,却没想到……尤其是明。慧,明。慧受我所累,牺牲了性命。若是可以,我宁愿他活着背叛我,也不愿意他因为要忠诚于我而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明。慧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之后,陈扬又跟大哥师北落单独聊了会。

    师北落知道陈扬心有愧疚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是结拜的兄弟,以后不管怎样,大哥都会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陈扬颇为感动,内心深处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拢他而结拜,结果真的收获了这样的一位挚友。

    和师北落聊完后,陈扬与天奴也单独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向天奴说道:“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大想的通,为什么你会这样一根筋的跟着我。我身上的确有很多可以的地方,不是吗?你不怕跟错人?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,而且,你背叛我,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背叛。因为当初你跟着我就是一种交易……胁迫。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笑,道:“但是大人从未将我当做外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扬一怔,接而颇为感慨,道:“我一直认为,待人于诚,方可收获真诚。若我一开始就对你百般戒备,那我不可能获得你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准确的说,我看准了大人您,我认为您是一个君子。您的才华和品行让我决定一生追随,至死无悔!”

    陈扬大为感动,随后想起一事,便道:“天奴,你怀疑过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天奴一呆,却是没想到陈扬会问这个问题。沉默半晌后,颇为尴尬的笑笑,道:“说实话,怀疑过!”

    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感谢你的坦诚。”说罢之后又道:“为什么从来不问我?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大人,您不是一个坏人。我认为您不说是有您的道理,而且,您不会陷我们这些人于不仁不义中。我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您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陈扬顿时动容,一字字道:“天奴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。还有,我的确不会让你们难做,更不会让你们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天奴一笑,道:“所以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在和天奴聊完之后,陈扬又找了渊飞和剑霜一趟。渊飞和剑霜最是单纯,也对陈扬最是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所以,倒也不用陈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和樱雪妃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樱雪妃,走到这一步,什么感觉?

    樱雪妃一笑,道:“想问我是否后悔?”

    陈扬笑笑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到这个地步了,还问这种问题?这我可有些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尴尬,道:“的确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其实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显得有些累赘了。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明白樱雪妃的心思,自己帮她解决了樱家之事后,两人的友谊就已经非常牢固了。其他的,确实不必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完之后,陈扬觉得心情更为舒畅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眼下忙虽然帮不了多少。但不管怎样,人家是拿着性命在跟着自己的,所以,必要的心理按。摩等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随后,陈扬去找了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以来,他和陈无极聊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些日子来,满心满眼都是蓝紫衣,其他的事情,他基本都没有关心和在乎过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要找天奴等人聊天的原因,不能寒了他们的心。教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要么是在受尽折磨,要么就是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大变,转而有利,如何能够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至于陈无极和小龙的来历等等,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。”陈扬接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扬有许多隐秘,所以也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天奴听到陈扬讲了要反攻无忧教,他并不知道渊龙已经逃走,忍不住向陈扬道:“大人,渊龙这人其实并不算坏。只是太过惜命,如果他不幸被咱们抓了,还望大人您能给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,道:“天奴,老实说,渊龙这次的背叛让我很是恼火。我先前就想过了,你渊龙不是怕死吗?找机会我就将你永镇黑暗之中,让你以后想求死都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天奴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渊龙于属下有知遇之恩,救命之恩。请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天奴,你不用多说什么。你的任何请求,我都没办法拒绝。渊龙被我吓了几句,直接跑了。以后我不会找他麻烦!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怔,随后也是苦笑,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……”顿了顿,又正色道: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陈扬扫视众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将大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原本是想带大家能过的更体面一些,却没想到……尤其是明。慧,明。慧受我所累,牺牲了性命。若是可以,我宁愿他活着背叛我,也不愿意他因为要忠诚于我而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明。慧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之后,陈扬又跟大哥师北落单独聊了会。

    师北落知道陈扬心有愧疚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是结拜的兄弟,以后不管怎样,大哥都会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陈扬颇为感动,内心深处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拢他而结拜,结果真的收获了这样的一位挚友。

    和师北落聊完后,陈扬与天奴也单独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向天奴说道:“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大想的通,为什么你会这样一根筋的跟着我。我身上的确有很多可以的地方,不是吗?你不怕跟错人?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,而且,你背叛我,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背叛。因为当初你跟着我就是一种交易……胁迫。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笑,道:“但是大人从未将我当做外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扬一怔,接而颇为感慨,道:“我一直认为,待人于诚,方可收获真诚。若我一开始就对你百般戒备,那我不可能获得你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准确的说,我看准了大人您,我认为您是一个君子。您的才华和品行让我决定一生追随,至死无悔!”

    陈扬大为感动,随后想起一事,便道:“天奴,你怀疑过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天奴一呆,却是没想到陈扬会问这个问题。沉默半晌后,颇为尴尬的笑笑,道:“说实话,怀疑过!”

    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感谢你的坦诚。”说罢之后又道:“为什么从来不问我?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大人,您不是一个坏人。我认为您不说是有您的道理,而且,您不会陷我们这些人于不仁不义中。我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您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陈扬顿时动容,一字字道:“天奴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。还有,我的确不会让你们难做,更不会让你们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天奴一笑,道:“所以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在和天奴聊完之后,陈扬又找了渊飞和剑霜一趟。渊飞和剑霜最是单纯,也对陈扬最是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所以,倒也不用陈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和樱雪妃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樱雪妃,走到这一步,什么感觉?

    樱雪妃一笑,道:“想问我是否后悔?”

    陈扬笑笑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到这个地步了,还问这种问题?这我可有些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尴尬,道:“的确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其实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显得有些累赘了。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明白樱雪妃的心思,自己帮她解决了樱家之事后,两人的友谊就已经非常牢固了。其他的,确实不必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完之后,陈扬觉得心情更为舒畅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眼下忙虽然帮不了多少。但不管怎样,人家是拿着性命在跟着自己的,所以,必要的心理按。摩等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随后,陈扬去找了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以来,他和陈无极聊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些日子来,满心满眼都是蓝紫衣,其他的事情,他基本都没有关心和在乎过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要找天奴等人聊天的原因,不能寒了他们的心。教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要么是在受尽折磨,要么就是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大变,转而有利,如何能够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至于陈无极和小龙的来历等等,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。”陈扬接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扬有许多隐秘,所以也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天奴听到陈扬讲了要反攻无忧教,他并不知道渊龙已经逃走,忍不住向陈扬道:“大人,渊龙这人其实并不算坏。只是太过惜命,如果他不幸被咱们抓了,还望大人您能给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,道:“天奴,老实说,渊龙这次的背叛让我很是恼火。我先前就想过了,你渊龙不是怕死吗?找机会我就将你永镇黑暗之中,让你以后想求死都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天奴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渊龙于属下有知遇之恩,救命之恩。请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道:“天奴,你不用多说什么。你的任何请求,我都没办法拒绝。渊龙被我吓了几句,直接跑了。以后我不会找他麻烦!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怔,随后也是苦笑,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……”顿了顿,又正色道: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陈扬扫视众人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将大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原本是想带大家能过的更体面一些,却没想到……尤其是明。慧,明。慧受我所累,牺牲了性命。若是可以,我宁愿他活着背叛我,也不愿意他因为要忠诚于我而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明。慧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之后,陈扬又跟大哥师北落单独聊了会。

    师北落知道陈扬心有愧疚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是结拜的兄弟,以后不管怎样,大哥都会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陈扬颇为感动,内心深处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拢他而结拜,结果真的收获了这样的一位挚友。

    和师北落聊完后,陈扬与天奴也单独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向天奴说道:“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大想的通,为什么你会这样一根筋的跟着我。我身上的确有很多可以的地方,不是吗?你不怕跟错人?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,而且,你背叛我,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背叛。因为当初你跟着我就是一种交易……胁迫。”

    天奴微微一笑,道:“但是大人从未将我当做外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扬一怔,接而颇为感慨,道:“我一直认为,待人于诚,方可收获真诚。若我一开始就对你百般戒备,那我不可能获得你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准确的说,我看准了大人您,我认为您是一个君子。您的才华和品行让我决定一生追随,至死无悔!”

    陈扬大为感动,随后想起一事,便道:“天奴,你怀疑过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天奴一呆,却是没想到陈扬会问这个问题。沉默半晌后,颇为尴尬的笑笑,道:“说实话,怀疑过!”

    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感谢你的坦诚。”说罢之后又道:“为什么从来不问我?”

    天奴道:“大人,您不是一个坏人。我认为您不说是有您的道理,而且,您不会陷我们这些人于不仁不义中。我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您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陈扬顿时动容,一字字道:“天奴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。还有,我的确不会让你们难做,更不会让你们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天奴一笑,道:“所以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在和天奴聊完之后,陈扬又找了渊飞和剑霜一趟。渊飞和剑霜最是单纯,也对陈扬最是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所以,倒也不用陈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和樱雪妃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樱雪妃,走到这一步,什么感觉?

    樱雪妃一笑,道:“想问我是否后悔?”

    陈扬笑笑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到这个地步了,还问这种问题?这我可有些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尴尬,道:“的确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樱雪妃道:“其实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显得有些累赘了。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明白樱雪妃的心思,自己帮她解决了樱家之事后,两人的友谊就已经非常牢固了。其他的,确实不必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完之后,陈扬觉得心情更为舒畅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眼下忙虽然帮不了多少。但不管怎样,人家是拿着性命在跟着自己的,所以,必要的心理按。摩等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随后,陈扬去找了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以来,他和陈无极聊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些日子来,满心满眼都是蓝紫衣,其他的事情,他基本都没有关心和在乎过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要找天奴等人聊天的原因,不能寒了他们的心。</>
推荐阅读: 千门邪少 全球缉捕:邪魅帝少PK逆天狂妻 黑客 翻滚吧棺人 萌娘守护者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我家的大明郡主 万贞儿传 龙家老村 超位面穿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