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逍遥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快穿之炮灰翻身联盟 > 第347章村姑修仙传102

第347章村姑修仙传102

作品:快穿之炮灰翻身联盟 作者:三山春风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顾恺之堕魔后修为大涨他第一次感受到力量的强大,可即便如此他修为有限还是被无崖子打晕。

    “徒儿我替你管教这个不省心的小子!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”

    她本就不擅长处理感情,对她付出真感情的人她不忍心伤害,她对顾恺之有着深深的歉疚。

    “傻瓜,他堕魔是因为心性薄弱跟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李纯大道理都懂,可还是忍不住为顾恺之惋惜,忍不住对自己痛恨。

    “徒儿,为师,为师会娶魔族贵族之女,就不邀请你了。”他不想看着心爱的女人祝福他,他娶的却是别人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,我要有师母了??”她真心替无崖子开心,无崖子摇摇头苦笑着,这个死丫头果然是情窍不通。

    “恭喜师父贺喜师父!”她掏出一百万灵石大方的扔给他:“礼份子!”

    她如果去魔族会被魔皇拍成肉饼吧,虽然不能去,但礼份子不能少。

    无崖子哈哈哈大笑离去,眼角笑出泪花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顾恺之被无崖子关进密室,“你既然已经成为我魔族,又照顾我徒儿多年我自然不会亏待你,但如果你想对她不利我定取你性命!”

    顾恺之闭着眼睛嘴角噙笑:“娶别的女人你开心吗?”

    无崖子冷哼,“每个人都有他的责任,我身为魔子必须要为魔族效力,很多事情身不由己,谁像你为了一份得不到的感情堕魔。”

    顾恺之的舌尖顶着右腮,不屑说道:“身不由己?呵呵,你不过是得不到找的借口罢了,如果她在意你哪怕只有一分你也会奋不顾身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你,脑子里只有风花雪月!”

    要不是答应了徒弟不伤害他,冲着他嘴毒无崖子也会拍死他,臭小子忒惹人讨厌,明明堕魔前那么乖巧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顾恺之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无崖子也没功夫和这小子磨洋工,他要大婚很多事情需要忙。

    若不是大婚他也不会被父亲叫出血池,可一出血池就又碰上徒弟有危险,还给他一个累赘。

    大婚当日无崖子戴上喜气洋洋的面具应付八方来客,来者不拒一杯接一杯喝的酩酊大醉,只有他知道那酒多么苦涩。

    回到寝宫新娘子早已经望穿秋水,她嫁的是未来的皇是人中龙凤。

    新娘子眼睛里的幸福荡漾,无崖子邪邪一笑手挥去红烛灭,新娘子的容貌也变成了姚而雅。

    他抱住女子,姚而雅目含**,红唇贴着他的脖颈,他笑着将她扔进床榻脱了衣服。

    一室春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行了万年之久,李纯的修为只差一点到达人修最巅峰仙帝,这万年来除了和丹青客论道她不曾离开,心里放下了千千结,修行提升的也快。

    可平静的时候仍然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这日她在丹药城景致极好的小桥流水人家处散着步,身后跟着的人引起她的警觉。

    那人穿着黑色的袍子遮住了容颜和修为。

    “阁下跟了我一路可有何事?”

    男人将斗篷脱掉一张没有血色的脸像病入膏肓的晚期病患,眉心的红痣已经干枯的变成肉色的疤痕,闪着月光色的银发彻底变成了一头白色,男子淡淡笑着,“万年不见小姚姚怕是忘了我吧?”声音竟然沧桑无力。

    “是你?妖帝?”

    妖帝摇头:“我已经不是妖帝,我本名宫羽落。”

    “你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好,好像随时能随着风飘远。

    妖帝满不在乎道:“快要死了,小姚姚是不是很开心,以后,再不会有人强迫你?”

    李纯别过脸上,一滴清泪掉落。

    妖帝走上前粗糙的指腹拂去那滴泪。

    能为他哭,不枉此行。

    “我以金灵为聘礼,小姚姚可愿意嫁给我?”

    妖帝掏出金黄色巴掌大小的娃娃,那小娃娃跳来跳去很是活泼。

    这本来在上次婚礼时就为她准备的,只可惜没有送给心上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回答的没有半分犹豫,她需要金灵,她是任务者那些多余的感情不需要有!

    宫羽落会心的笑了将李纯搂进怀里,“这次只有我们,我再不会让不相干的人打扰我们。”

    一池春水被微风吹皱,连那垂下的叶子也沾染了水珠,小桥上相拥的男女美的如一副忧郁的画作。

    出关的顾恺之掏出灵犀草,这片叶子与姚而雅的是一对,一直以来草叶都没有波动,可最近草叶上传来淡淡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顾恺之将草叶做的链子握在手心,你过的很好?

    你怎么可以过的很好!

    他飞身而去黑色的浓雾已经完全遮住了当年面如冠玉的男子。

    摇曳的红烛下宫羽落将李纯的头抵在他的胸膛,枯槁的手抚摸着李纯的头发,“小姚姚,我以后都听你的,只要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重复这样的话,李纯心脏一痛,望着那双属于年迈老人的手泪水打湿了睫毛。

    他连拜堂的力气也没有,却执意要拜谢天地,他说只有拜过天地的夫妻才是真的夫妻,会受到祝福。

    两个人拜完堂妖帝不堪重负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却仍然不忘抱着她。

    烛油滴落,

    妖帝手微抖。

    他吃力的说道:“洞房花烛夜我给不了你了,小姚姚是不是很失望?”

    竟还调笑两声。

    李纯的坚硬心出现了裂缝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精疲力尽。”

    妖帝哈的笑出声:“本帝强着呢,只怕你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他又叹道:“本应有丝竹之乐,可惜本帝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何难!”

    李纯从五行界拿出声雨竹放在唇下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,刺耳!

    可妖帝依然听的乐不思蜀,好像是极美的乐器之声。

    突然声雨竹断成两半,李纯的脖颈出现一条血痕。

    她向前望去,顾恺之站在不远处脸色黑如阿修罗。

    妖帝咳了两声,“总有人打扰我们,可惜我们已经拜堂,你是我的娘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纯拍拍他的手让他依靠着柱子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恺之望着她身上的红色嫁衣怒发冲冠,她竟然不嫁他选择了一头妖兽!

    他连一只兽也不如?

    很好,姚而雅将他的尊严践踏成泥,这很好!

    “你是心甘情愿嫁给他吗?没有逼迫,没有威胁?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纯爽快应道。

    顾恺之涌出血泪,黑发随风飞舞,玄色的宽袍无风自鼓,“为什么!我为你堕落成魔,你却和妖兽成婚?”

    他挥出手那黑色的恶魔影子扑向宫羽落,李纯弹出水龙将恶魔吐入腹中。

    “不舍得?”

    顾恺之冷笑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夫君!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!”她虽然因为金灵嫁给妖帝,可她成为了他的道侣就要保护他。

    这点规矩她还懂!

    “姚而雅!!”顾恺之咬牙切齿的喊道。

    她要伤他多深!

    将他从狂喜推向绝望的极端,那个女人他曾想用一辈子来宠爱如今却嫁给一头畜生!

    顾恺之将灵犀项链掏出握在手里,伸开手时项链已经变成粉末。

    他的手抖动粉末飘洒而去,正如他爱着她的那颗心。

    “我不允许你踏着我的痛苦而幸福!也罢,既然你自甘堕落与兽为妻那就别怪我毁掉你,待我杀了那妖兽再来与你算账!”

    说着奔着妖帝而去!</>
推荐阅读: 千门邪少 全球缉捕:邪魅帝少PK逆天狂妻 黑客 萌娘守护者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我家的大明郡主 万贞儿传 龙家老村 超位面穿行 爆宠萌货:灰狼BOSS绵羊妻